经支气管镜活检术是支气管镜检查中应用频率最高的一种操作技术,肺部大多数疾病,如肿瘤、肉芽肿性疾病、肺间质疾病及某些感染性疾病等都需要通过这种活检术来确定诊断,通过病理学和细胞学的检查探明病因、探索发病机理,从而有助于选择正确的治疗方法,避免不必要的手术探查。近年来,肺活组织检查术发展迅速,不但方法增多,器械日臻完善,穿刺技术也在不断改进,诊断的准确性日益提高,诊断范围也在不断扩大。

    经支气管镜活检术(Transbronchil Biopsy, TBB)有两种含义:广义上讲泛指通过支气管镜进行的所有活检术,其中包括经支气管镜肺活检术;狭义上讲是指单纯针对支气管腔内进行的活检术,如支气管粘膜活检、支气管内肿物活检等,不包括肺活检及纵膈淋巴结的针吸活检术。本文中如不特别指明,TBB均代表狭义的概念。TBB主要应用于各种支气管腔内病变。经支气管镜肺活检术(Transbronchil Lung Biopsy, TBLB)主要应用于肺部弥漫性病变及周缘型肺内局灶性病变,由于外周的弥漫性或局灶性病变通过支气管镜是不能见到的病变。该部分内容在另一部分详述。

 

一、支气管腔内常见的可见病变

(一)支气管肺癌:支气管腔内病变最多见的是中心型肺癌支气管浸润,通过纤维支气管镜检观察的形态可分为直接所见和间接所见(见表1-2-1)。

    一般情况下,鳞癌以管腔内生长为主,呈菜花样、息肉样肿块突起,表面常附着白苔坏死样物(图1-2-1)。腺癌起源于支气管腺体,呈管腔外生长多见,导致管腔狭窄或闭塞,粘膜表面尚光滑,镜下也可见到表面光滑乳头或息肉状肿物(图1-2-2)。小细胞未分化癌多为管腔浸润,粘膜粗糙.有颗粒状突起,与周围组织界限不清,部分病例以间接征象为主、管腔外压性狭窄不多。

(二)支气管内膜结核结核病变在支气管的发病率约10%—15%。支气管内膜结核纤支镜所见可分为:

1. 支气管粘膜浸润:局限性或弥漫性粘膜下浸润,有的粘膜有小结节或斑块形成,也可合并支气管淋巴结压迫。在急性期,粘膜高度充血、水肿,易出血。出血常局限于一侧支气管的一叶或段支气管。支气管开口处有时可有脓液溢出。在慢性期,粘膜有轻度充血、水肿,呈灰白色或粘膜粗糙,呈颗粒增厚,软骨环模糊不清,可产生不同程度的狭窄。粘膜下结核结节或斑块常呈黄白色乳头状隆起突入管腔,可破溃坏死,也可痊愈而形成瘢痕(图1-2-3)。

2. 支气管粘膜溃疡:可继发于浸润型支气管结核或由支气管淋巴结结核溃破而引起。多见于病变较重的一侧。可为单发性或多发性,前者多见,溃疡底部有肉芽组织,有时溃疡底部被一层黄白色于酪样坏死组织覆盖,吸出后才能看出溃疡,有时可深达骨环,用吸引器吸引时可造成出血。另外,如坏死物质阻塞管腔或溃疡底部肉芽组织增生,常可引起管腔阻塞,并发肺炎或肺不张。

3. 结核性肉芽:发生在溃疡或其他粘膜腐烂的病变上。表面暗红色,容易出血,增生的肉芽可阻塞支气管腔,也可见肉芽表面呈粒状或菜花向管腔突出,易出血,肉眼观查很难与癌症相区别。

4. 粘膜充血糜烂:急性期的粘膜常有高度充血、水肿。有时造成受累支气管的梗阻,慢性期多无水肿,帖膜呈暗红色增厚,表面粗糙,有时糜烂,出血,其上覆盖有脓性分泌物或血痴。

5. 瘢痕狭窄(图1-2-4):为支气管结核的愈合阶段,管腔四壁呈同心圆性收缩,在正常或充血的粘膜上出现白色瘢痕狭窄,狭窄程度不一,严重者管腔完全闭塞,管状狭窄长短不一,视原病情涉及情况而异。

(三)支气管淀粉样变(1-2-5可见支气管壁多处或单灶隆起,或普遍狭窄,其上覆盖苍白上皮。

(四)结节病:结节病的支气管壁也可广泛受累,粘膜表面可见粗糙的黄白色颗粒或结节。

(五)腺样囊性癌:常可发现气道粘膜红色或暗红色的桑椹或菜花样增生性改变。肿瘤大小范围14cm,平均大小2cm典型的腺样囊性癌形成灰白或棕色息肉状病变,使支气管粘膜增厚,有时表面粘膜无改变。也可在支气管粘膜下沿长轴或管周生长、形成弥漫浸润的斑块。

(六)粘液表皮样癌,常发生于主支气管、肺叶或肺段支气管,大小范围为0.56.0cm,平均大小约为2.2 cm。镜下见粘膜下息肉样肿块,肿瘤为柔软的息肉样和粉红到棕色、通常伴有囊性变和带有光泽的粘液样外观。肿瘤表面有光滑的粘膜覆盖。

(七)支气管平滑肌瘤: 镜下可见表面光滑的肿物,呈息肉状,覆正常粘膜,与支气管正常粘膜颜色一致,表面粘膜可见毛细血管。基底广,瘤体较小,直径2.5-1.3cm,很少达4cm

(八)支气管脂肪瘤(1-2-6瘤体呈类圆形,表面光滑,色淡黄,质软,表面光滑,有薄的包膜,基部多有蒂。

(九)支气管乳头状瘤(1-2-7气道内息肉样带蒂或无蒂的肿物。

(十)气管、支气管炎:正常的支气管粘膜很薄,表面有光泽,常呈粉红色,可看到微细的血管网,透过粘膜,软骨环的白色轮廓清晰可见。当支气管粘膜及粘膜下层受到刺激或感染时,纤支镜下可见到发红,肿胀、血管扩张、粘膜粗糙不平、粘液分泌增加等异常所见。如伴有细菌感染,可出现脓性分泌物。炎症性改变可以是弥漫性或局限性,可以是急性或慢性。

 

二、常用的支气管腔内活检技术

(一)钳检术:对支气管镜下所见的粘膜病变或肿物进行钳检。

1. 活检钳的选择与使用:通过支气管镜用活检钳取得的组织块一般很小,标本减小使得病理学家做组织学检查时,对问题的判断更为复杂和困难。常用支气管镜取活检标本的腔道,其直径在2.0-2.6毫米的范围内。只能使用相应大小的活检钳。有些钳子的叶片要长些,有的叶片带孔,钳的边缘有光滑的、也有锯齿的,有的活检钳两叶片之间有一细长的尖钉,可顶在要取活检标本的地方,以利于叶片的固定,主要在支气管的侧壁取活检标本时用。图1-2-8展示了常用的几种活检钳类型。

左:目前最新式的锯齿缘(鳄式)钳,两个叶片能左、右各转90°,可以非常灵活的用于取支气管侧壁上的病变。左中:普通锯齿缘(鳄式)钳,用于大多数能看到的病变。右中:边缘光滑有孔的杯状钳,用于穿透支气管的肺活检,对组织的损伤轻,发生出血的并发症少。右:带长钉的杯状钳,长钉可固定于支气管侧壁,用于取支气管侧壁上的病变。

选择活检钳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术者的习惯。一般来讲,大活检钳取得的标本较大,由于标本较大,因而病理诊断的误差相对来说较少。带锯齿缘的鳄式钳取得的标本较大。但有研究表明用锯齿缘的钳和光滑缘的钳所取的标本,病理学诊断结果却无明显差异。关于活检后出血,一般认为用边缘光滑的有孔钳出血的机会少,但也有研究表明用较大的带锯齿缘的鳄式钳和用标准的活检钳比较,出血的多少和持续时间的长短并未见到有任何恒定的区别。因此选用何种活检钳应根据术者既往的经验和习惯,没有一定之规。

此外,随着使用的次数增加,活检钳的两个叶片张开的困难增加,大多是是由于活检钳的清洗不正规所致。每次使用之后,应当用有溶解力的洗涤剂和薄尖的机械性毛刷彻底清洗活检钳,特别是联动部分,因为血液和其它分泌物易粘住活检钳叶片中的关节部。一般活检钳使用20-25次之后即可变钝,钝的活检钳由于易压碎组织而造成人工伪差。

2. 钳检术在支气管腔内病变中的应用与评价:

1)病变类型与阳性率:支气管腔内病变最多见的是中心型肺癌支气管浸润,支气管镜在临床得以广泛应用后,肺癌、尤其是中心型肺癌的确诊率有了非常显著的提高,但由于肿瘤所在部位、采样方法及技术的不同,其诊断的阳性率有很大差异。一般而言支气管镜下可见肿瘤的活检阳性率高于未见肿瘤者,增殖型的阳性率高于浸润型者,增殖型的钳检阳性率高,浸润型则刷检阳性率相对较高。亦有作者认为刷检的总体阳性率要高于钳检。

2)活检次数与阳性率:对支气管镜内可见的肿物活检次数与阳性率的关系,有作者研究表明:对支气管镜内可见的肿瘤来说,一次活检后,得到阳性诊断的可能性为0.889,两次活检后增加到0.9877,三次活检后增加到0.9986,再增加活检次数,阳性率不再增加,因此认为对支气管镜内可见的肿物活检次数以三次为最佳,过多的活检非但不能提高阳性率,反而会增加出血的机会。

(二)经纤维支气管镜刷检: 是指在行纤维支气管镜检查过程中,通过用细胞刷获取支气管病变部位分泌物及脱落细胞的一种检查方法,广泛应用于肺癌的诊断及肺部感染的病原学诊断等领域。常规的毛刷用于诊断恶性肿瘤的脱落细胞的检查,细胞刷更硬些,以便更好地从管壁上获得脱落细胞,因此在此操作过程中粘膜出血的发生率会轻度增高。保护性毛刷用于获得感染性疾病的病原菌。

1. 适应证:

1)肺部恶性肿瘤:在肺癌诊断上,刷检的阳性率高于活检。其主要原因为毛刷和肿瘤接触面积大,获取癌细胞的机会多,生长于管壁基底较宽大的肿瘤不易钳取.而毛刷可深入到肿瘤较中心部位,反复刚取可提高阳性率。因此在纤维支气管镜检查中,活检结合刷检可明显提高阳性率。对于中心气道镜下可见肿物,刷检的阳性率(52–77%),对于外周病变,刷检的阳性率达(26–52%)

2)肺部感染的病原学诊断:肺部感染的病原学诊断的最大障碍在于口腔和上呼吸道常居菌群对标本的污染。用保护性毛刷通过纤维支气管镜刷检采取下呼吸道分泌物,进行刷片和培养,可提高病原学诊断的敏感性和特异性。

2. 操作方法:经纤维支气管镜刷检一般在直视下于活检后或活检前直接进行。将细胞刷经钳孔插入至病变部位,稍加压力,旋转刷擦数次,将细胞刷退出,将刷出物立刻涂片34张,分别送检细胞学及细菌学检查,送细胞学检查的涂片应置于95%酒精中固定。为了避免采取的下呼吸道标本被上呼吸道细菌污染,保护性标本刷经纤维支气管镜采集标本,大幅度地减少了污染的机会。

(三)针吸活检:针吸活检是一项应用纤维支气管镜检查纵隔和肺内淋巴结、肿物及浸润性病变的技术。通过一个可弯性的经支气管镜的针,将针尖穿透气管、支气管壁刺入病灶,或直接刺入支气管粘膜下病变,然后用2050ml的注射器负压吸引35次,停止吸引后将针尖退回鞘内拔出,进行细胞学或组织学检查。

针吸活检包括经支气管针吸活检(肺周围结节病灶、胸腔内、纵隔内肿大淋巴结活检)和对支气管粘膜下病变的活检,也可对管腔内坏死物覆盖的肿瘤活检。这些病变用常规的活检钳、毛刷不能为诊断提供满意标本。

1. 经纤支镜针吸术的适应证:

1)肺门、纵隔淋巴结增大:纵隔良性疾病如结节病、结核、感染性疾病等的诊断;纵隔的恶性疾病的诊断和分期;转移性疾病的诊断和分期:如临床肺癌的分期。

2)气管、支气管内疾病的诊断:气管、支气管粘膜增厚:有些肺癌的早期,仅有气管、支气管粘膜增厚;管壁浸润型肿瘤,不形成明显的肿块,肿瘤沿支气管长轴方向浸润,还有管壁外浸润型肿瘤,肿瘤来源于较大支气管,向腔内生长不明显,肿瘤向肺组织浸润,只表现为支气管粘膜或管壁增厚。结核、炎症、结节病等也可表现为局部气管粘膜增厚。管腔内坏死物覆盖的肿瘤。

3)肺周围型病灶的诊断。

2. 操作方法:常规局部麻醉后,纤支镜经鼻或经口插入,到气管壁增厚处或粘膜增厚处,并与CT、胸片等进行对比判断、确定针吸部位。

将纤支镜专用活检针经纤支镜送入,待针头前端露出纤支镜后将针尖拔出针鞘,直视下以尽可能垂直于支气管壁方向刺人病变,深度为0.5-1.2cm,还可根据影像学改变判定进针部位和深度,然后接20-50ml(最好50m1)注射器持续负压抽吸并将吸引活检针上下往复穿刺抽吸3-5次,然后停止抽吸,将针尖退回鞘内,退出穿刺针。将吸取物轻轻射于载玻片上,并将针侧面在载玻片上涂匀,用酒精固定,立即送病理检查。

3. 针吸活检术在临床中的应用

针吸活检的阳性率与气管镜前端的弯曲度,贴近管壁的角度及病变本身性质有关。

1)支气管肺癌的诊断与分期

M. Bernasconi 等对113例有纵隔淋巴结肿大(1cm) 的病人同时行 TBNA PET( positron emission tomography PET)扫描。51例肺癌病人通过外科手术淋巴结切除,有病理诊断。该研究通过这51例病人比较了TBNAPET、以及TBNA+ PET在诊断纵隔淋巴结肿大的敏感性、特异性、阳性预测值、阴性预测值及准确度(结果见表1-2-2) TBNA在诊断N3以及鉴别PET检查阴性的恶性淋巴结非常有意义。在接受新辅助疗法或直接外科切除的病人,TBNA+PET高的阴性预测值(100%)可能减少做纵隔镜的必要性。从这个研究中可以看出TBNA在肺癌分期中的准确度可达92%

Robert Chin等对79例患肺癌或疑为肺癌及纵隔病变的病人行针吸活检451次,平均每个病人5.7(2–13)。对恶性肿瘤的诊断阳性率为57%。在纵隔病变的第一次针吸活检的阳性率42%。所有阳性结果均在行7次以上针吸后获得。在79例病人中行现场细胞学检查55 (70%), 获得阳性诊断39 (71%) ,在24例未行现场细胞学检查24病人仅6 (25%)获得阳性诊断。这些数据表明7次针吸活检对于肺癌和纵隔淋巴结肿大病变足以获得最高的阳性率。针吸活检是一种对肺癌诊断和分期的有效方法。第一次针吸可获得较高阳性率,7次以后阳性率达到一个稳定水平,不再增加。因此对于单个一组淋巴结要想获得满意标本至少行4次针吸活检,对于肺癌淋巴结纵隔转移的病变7次针吸活检会获得最大阳性率。

TBNA作为评价肺癌纵隔受累情况相比其他有创检查创伤性小,阳性结果高,可使患者免于进行更有创的检查。

2)淋巴瘤和转移性癌的诊断

淋巴瘤和转移癌的诊断主要依靠组织学和细胞学。加强与病理科的合作应用不同的染色方法可提高对针吸细胞的特征识别,提高阳性率。

3)纵隔良性疾病的诊断

纵隔良性病变以结节病最为常见。Rocco Trisolini等探讨了针吸活检在I期结节病中的诊断价值。入选的55例病人只有肺门或纵隔的淋巴结肿大,无肺部的异常。所有病人均接受支气管镜的检查和TBNA32例病人诊断为结节病,其余的23例病人通过病理诊断为其他疾病。32例病人中有23例病人通过TBNA诊断为结节病(淋巴节标本病理示非坏死性肉芽肿),阳性率为72%15例病人同时做了TBNATBLB,单由TBNA诊断结节病的阳性率为47%,二者联合应用诊断阳性率达87%

因此对怀疑结节病I期的病人行TBNA是非常有价值的,同时应行TBLB

4)感染性疾病的诊断

TBNA纵隔和肺门的淋巴结吸取物可用于培养、涂片和染色以查找病原菌。

5)周围型病变的诊断

Frank Reichenberger等对172例肺外周病变的病人行支气管镜检查结果进行总结,其中恶性病变126例,良性病变46例。172例病人中152例接受了TBNA35%病人获得阳性结果。直径<2cm的恶性病变TBNA诊断的阳性率23%,直径<3cm的恶性病变TBNA诊断的阳性率为27.5%,直径>3cm的恶性病变TBNA诊断的阳性率为65.5%ShureWang等报道直径<2cm的恶性病变TBNA诊断的阳性率可达76%

6)机械通气的病人行TBNA的必要性和安全性:

Shekhar Ghamande等对在ICU接受机械通气的8例病人行TBNA。通过TBNA5例病人做出病理诊断,阳性率62.5%。诊断包括移植术后的淋巴增生性障碍、大细胞癌、低分化非小细胞癌、鳞癌、腺癌。在3TBNA检查未获阳性结果的病人,2例接受了纵隔镜检查,为非小细胞癌和炎性组织。1例未能获得确切诊断。TBNA的敏感性83%,特异性100%,总体准确度75%。所有病例未出现并发症。

由此可以看出经CT扫描发现直径在2cm以上的纵隔病变或淋巴结肿大的呼吸机辅助通气的病人,接受TBNA是安全的,明确诊断后可调整对病人的治疗。严重低氧、明显的不能纠正的凝血性疾病、休克、近期发生的心肌梗塞是这些病人的TBNA禁忌症。

(四)刮匙:主要应用于管壁浸润型病变。由于活检钳的不断改进,在气道腔内病变及管壁病变使用刮匙的医生很少。

Ryosttke等使用双关节刮匙对46例肺部外周肿瘤直径小于2cm的病人行活检。活检前行支气管造影确定病变位置。有45(97.8%)病人获得阳性细胞学诊断。Tsuboi 等在x线指导下使用单关节刮匙对肺直径小于2cm的外周肿瘤诊断阳性率92.8%

(五)灌洗:支气管灌洗指通过支气管镜孔道在大气道注入生理盐水后将气道内分泌物吸出。这些分泌物不是来自细支气管及肺泡,而且会被上呼吸道分泌物污染,因此,支气管灌洗液不用于细菌培养,但支气管灌洗液对于中心型肺癌以及结核、特殊的真菌感染是有帮助的。对于中心气道内可见的肿瘤病变,支气管灌洗的阳性率在49–76%,而外周的恶性病变,灌洗的阳性率在35–52%

(六)总结上述取材方法主要根据肺部影像学所示的病变位置及支气管镜下特征来决定,对于中央型肺癌由于大多数可在支气管镜下见到,一般增殖型病变应以钳检、针吸为主;管壁浸润型以刷检、刮匙为主。内镜下所见肿瘤的表面可能被覆着粘液或脓性分泌物,在用毛刷或活检钳取标本之前应把这些分泌物除掉。

一般认为在一次检查中要用两种或两种以上的方式获取标本,以提高肺癌的诊断率。实际操作中首先用毛刷取样,因为毛刷取样要比活检钳取样出血的机会少,而在细胞学检查涂片上血液会给病理学家辨认恶性细胞造成困难。有研究表明刷检所获得的结果高于用任何其它的方法取得的标本(达77%)。而综合应用毛刷和活检钳可使总的诊断率提高至86%

对于所取标本的病理诊断,鳞状细胞癌、腺癌或大细胞末分化癌的分型诊断易出现误差。而小细胞未分化癌的细胞病理学表现相对来讲特异性高的多,一般可直接根据病理结果来选择治疗放案。

大量资料表明,多种采样方法联合应用的诊断价值高于单一方法。

Asok Dasgupta 等比较了在气道内可见病变以及气管外、粘膜下、支气管周围病变中常规诊断操作(conventional diagnostic proceduresCDP)刷检、灌洗、钳检与CDP联合TBNA的诊断率。在55例恶性肿瘤病人中CDP/TBNA确诊53(96%),而CDP42(76%)。在23例支气管粘膜下及外周病变中CDP/TBNA确诊22(96%),而CDP仅确诊15(65%)。可以看出对气道内可见的病变TBNA是对常规操作的一个补充,可以提高诊断的阳性率。

Benan Caglayan等对115例肺癌病人气道内病变进行常规诊断操作包括钳检、灌洗、刷检,同时行TBNA。病变分成3: 突入管腔肿块病变、粘膜下病变、支气管周围疾病。TBNA确诊91(79%),常规诊断操作组为75(65%)TBNA+常规诊断操作确诊105(91%)。对于气管外周病变TBNA+常规诊断操作的敏感性87%,而常规诊断操作为52%,对于突入管腔的病变TBNA+ 常规诊断操作组敏感性由85%提高到100%。粘膜下病变由84%提高到97%。对于气管、主支气管、右上叶和中叶病变常规诊断操作加TBNA可以明显提高诊断的阳性率,对于支气管外周病变小细胞肺癌的阳性率由74%提高到100%,非小细胞肺癌阳性率由61%提高到87%.由此可以看出通过支气管镜的检查,对于支气管周围病变TBNA+常规诊断操作显著提高诊断阳性率。

目前常用的方法主要有刷检、钳检、冲洗及针吸等,几种联合为好,要根据病变的位置,设备条件及操作者的技术水平来决定。一般以2-3种为宜,再多既耗费时间,又增加并发症。

对于支气管腔内的其他病变,如支气管内膜结核、支气管淀粉样变及结节病等,其在诊断操作技术方面与支气管腔内肿瘤大同小异,只是所采取的病理学方法不同而已。

三、经支气管镜活检的并发症

除了在进行支气管镜检查时常见的并发症如:喉痉挛、支气管痉挛和低氧血症等,经纤支镜对气管—支气管粘膜进行活检时,最为常见的并发症为局部出血。

一般轻度出血指活检后镜下仅见少许出血,不妨碍进—步活检取材,不模糊视野。明显出血指活检后镜下见较多出血,填满病灶处支气管腔,导致视野不清,需要清理出血,处理纤支镜前端部才能进一步活检。极少数活检后出血量很大,即大量出血,短时间不易止住,不能再继续行支气管镜检查,可引起呼吸道阻塞,导致窒息等危险。

不妨碍活检取材的情况,出血可以不需要作处理。如果视野不清,影响取材则需要止血处理。最常用的药物为肾上腺素,在活检导致出血时,在出血部位经纤支镜注入0.3mg左右,绝大多数均能得到止血目的。在活检前预防性经纤支镜注入0.30.5mg肾上腺素于被活检的病灶表面,对控制活检后出血效果好,且为多次活检提供方便,效果优于活检出血时再用肾上腺素。

有研究报道,9%的经支气管镜活检病人发生少量至大量的出血,在免疫功能受损病人为29%,尿毒症病人为45%,大量出血可导致死亡。

Bjortuft等研究了凝血功能检查与出血发生机率及出血量的关系,研究的项目包括:血红蛋白、血小板、凝血酶原时间(PT)、激活的部分凝血活酶时间(aPTT)和出血时间,而研究结果未发现上述凝血功能指标与出血发生机率及出血量有相关性,上述指标并不能预测活检后发生出血的严重程度与持续时间,Flick等报道一例术前凝血酶原时间(PT)及激活的部分凝血活酶时间(aPTT)均正常、血小板记数为93X109/L的患者,在支气管肺活检(TBLB)后仍发生了致命的大出血,活检标本的病理显示一支小血管(直径0.5mm)是导致大出血的原因。提示尽管TBLB严重的并发症极少见,但其不是绝对安全的手术,因此对于病情危重的患者、具有凝血功能障碍者或血液病患者应尽可能的避免应用。并且值得注意的是,即使凝血功能正常者,亦可发生严重的、致命的大出血。

TBNA的并发症主要包括出血、气胸、纵膈积气、心包积血、纵隔积血等。发生率很低。

刷检可出现细胞刷折断,因此术前应仔细检查细胞刷,使用一定时间后要更换,术中刷擦时用力适当,避免过大。

(王晓陶 张杰)

参考文献

1.Wang KP, Marsh BR, Summer WR, et al: Transbronchial needle aspiration for diagnosis of lung cancer.Chest 1981; 80: 48–50.

2. Dasgupta A, Mehta AC, Wang KP: Transbronchial needle aspiration. Semin Respir Crit Care Med 1997; 18: 571–581.

3.Bjortuft O, Brosstad F, Boe J, Bronchoscopy with transbronchial biopsies: measurement of bleeding volume and evaluation of the predictive value of coagulation tests. European Respiratory Journal. 1998; 12(5):1025-7.

4.Bewig B, Haacke TC, Tiroke A,et al: Detection of CMV pneumonitis after lung transplantation using PCR of DNA from bronchoalveolar lavage cells. Respiration 2000; 67: 166–172.

5.Harrow EM, Abi-Saleh W, Blum J, et al: The utility of transbronchial needle aspiration in the staging of bronchogenic carcinoma. Am J Respir Crit Care Med 2000; 161: 601607.

6.Drift MA, Wilt GJ, Thunnissen FBMJ, et al: A prospective study of the timing and cost-effectiveness of bronchial washing during bronchoscopy for pulmonary malignant tumours. Chest 2005; 128;394–400.

7.Asok Dasgupta, Prasoon Jain, Omar A Minai, et al:Utility of Transbronchial Needle Aspiration in the Diagnosis of Endobronchial Lesions . CHEST 1999; 115:1237–1241.

8.Benan Caglayan, Ulku Aka Akturk, Ali Fidan etal: Transbronchial Needle Aspiration in the Diagnosis of Endobronchial Malignant Lesions: A 3-Year Experience.CHEST 2005; 128:704–708).

9.Robert Chin, Trent W. McCain, Michael A. Lucia, et al: Transbronchial Needle Aspiration in Diagnosing and Staging Lung Cancer. How Many Aspirates Are Needed? Am J Respir Crit Care Med Vol 166. pp 377–381, 2002.

10.Rocco Trisolini, Luigi Lazzari Agli, Alessandra Cancellieri et al: The Value of Flexible Transbronchial Needle Aspiration in the Diagnosis of Stage I Sarcoidosis CHEST 2003; 124:2126–2130.

11.Shekhar Ghamande, Albert Rafanan, Raed Dweik,et al: Role of Transbronchial Needle Aspiration in Patients Receiving Mechanical Ventilation. CHEST 2002; 121:985–989

12.M. Bernasconi,  Chhajed,  Gambazzi: Combined transbronchial needle aspiration and positron emission tomography for mediastinal staging of NSCLC . Eur Respir J 2006; 27: 889–894.

13.Charles F. Thomas, Andrew H. Limper: Pneumocystis Pneumonia. N Engl J Med 2004;350:2487-98.

14.Ryosttke Ono, Jacob Loke, Shigeto Ikeda: flexible bronchofiberscopy using a double-hinged curette Bronchofiberscopy With Curette Biopsy and Bronchography in the Evaluation of Peripheral Lung Lesions. Chest 1981;79;162-166.

15.Frank Reichenberger, Janos˘ Weber, Michael Tamm: The Value of Transbronchial Needle Aspiration in the Diagnosis of Peripheral Pulmonary Lesions. CHEST 1999; 116:704–708.

16.Wang KP, Haponik E, Britt J, et al. Transbronchial needle aspiration of peripheral pulmonary nodule. Chest 1984; 86: 819–823.

17.Shure D, Fedullo PF: Transbronchial needle aspiration of peripheral masses. Am Rev Respir Dis 1983; 128:1090 –1092.

 

           节选于 人民卫生出版社《介入性呼吸内镜技术》,张杰主编(2012年11月)

经支气管镜活检技术(腔内活检技术)

资源中心